天籁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我真的只想当一只咸鱼啊 > 1 叮——获得爹妈一对
    “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喂,林欢,别睡了,老师在上面讲得满头大汗的,你在下面昏昏欲睡不是不给我面子吗?”

    看着正吹胡子瞪眼的白发老头,六岁儿林欢揉了揉惺忪地睡眼,无奈道:“院长爷爷,敬爱自己的长辈,爱护自己的孩子,但是……我们是孤儿啊。你上这些有啥用?”

    是的,这个站在叠起来的几本旧书上拿着书卷侃侃而谈的老人并不是什么老师,而是他们的孤儿院院长。

    这里是起点孤儿院,这个名字蕴含着对孤儿们以这里为起点,开启崭新人生的美好愿望。

    穿越到这个世界已有六年之久,从一开始的惊喜、无语,到现在,林欢已经适应了现在的生活。

    前世的林欢是个孤儿,也是在一个和这里类似的孤儿院里被扶养长大。那里的院长老头也是一个性格有些脱线的家伙。院长告诉林欢,在他被抛弃的菜篮子里有一张银行卡,正是靠着这张银行卡里的钱他才活到了现在。

    把政府补助金说成抛弃孤儿的父母留下的财产也是没谁了,导致十二岁以前的林欢一直以为自己的父母总有一天会来接他回家。网络小说中毒的林欢大胆猜测,自己的父母是华国某巨型财团的下任继承人,由于担心独子被心怀不轨之人迫害,这才狠下心将他遗弃在孤儿院前。

    想到自己将是电视上看到的XX财团的公子哥,十二岁的林欢快乐无比。但是欢乐的时间总是短暂的,随着时间流逝,林欢并没有等到那一对踩着七彩祥云来接自己回家的父母——其实他很早就知道不会有那样的人出现。

    他并没有怪院长撒了谎,十五岁后便开始帮忙带孤儿院孩子的他很清楚这些熊孩子耍起性子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何况,那个时候的他已经长大了。

    十六岁的林欢通过勤工俭学上了职业高中,培养完计算机能力后成为了一位光荣的“爪哇开发工程师”。并在持续了七年左右的社畜生活后,于二十五岁猝死在了键盘上。

    这就是林欢那短暂,麻木、忙碌,且并不欢乐的一生。

    所以在知道了自己没有死,而是穿越之后,林欢一开始的确十分惊喜,但是……

    “为什么就算穿越了我还是一个孤儿啊!这概率,比中六合彩还离谱吧!”

    两世为孤的境遇实在让人心情复杂。

    不过,值得一提的是,林欢穿越到的并非是和地球类似的平行世界,而是一个以武道为尊的世界——神机大陆。

    而且这武道不仅仅是强身健体的作用,随着境界的突破,还有延年益寿的效果。就说前阵子在电视上看到的大夏一台里接受采访的某武道大家,采访的标题是——“惊艳的再会!时隔百年,对刘宗师的二次采访!”

    “难得来到这样的世界,怎么能不去看看巅峰处的风景!?都穿越了,如果连武道之路都没能踏上,也未免太丢穿越众的脸了……何况,就算是孤儿又怎样?主角不都是献祭父母法力无边的吗?就算没有什么金手指,身为曾经的996福报受益者,怎么能说不行?……实在不行就加班!没有什么是996做不到的,如果有,那就007啊!”

    想起电视机上刘宗师意气风发的模样,林欢忍不住心生向往。至于之后刘宗师拿出某护肤产品,声称自己是使用了该产品才保持百年青春一事,被林欢选择性忽略了。

    “我林欢,难得在这世间重活一回,怎么能甘于做一个凡人,做一条咸鱼!?我这一生,必将轰轰烈烈,无怨无悔!天不生我林某欢,武道万古如长夜!”

    duan~

    后脑勺轻轻的敲击打断了林欢的回忆和自我催眠。

    “别顶嘴,听课。”

    回过头去,一个皮肤白皙通透,表情冷然的绝色美人映入眼中。他的发丝、眉毛、睫毛、绒毛皆一片雪白泛着淡淡银色,眼眸是透亮的蔚蓝色,看起来不像是活着的生命,反倒像是一件精雕细琢的瓷器、人偶。

    赢曌月,比林欢大了六岁,是这六年来细心照顾林欢过来的“小保姆”。也是林欢自穿越以来,睁开眼睛看到的第一个人。

    “赢哥儿,我这不是顶嘴,这是合理的疑问啊!教学过程中,没有学生和老师的互动,那和单纯地看片有啥区别?”

    林欢装作吃痛的样子揉了揉后脑勺,连连叫屈道。这话说得倒是很有道理,只是这瓷器般的美人显然见得多了,不吃这一套。

    赢曌月微微扬起了下巴,眼帘微微往下阖下了一点,更添了两分冷意:“真让你继续说下去,把院长他老人家辩倒了——”

    他的目光瞥向了周围几个瞪大了眼睛眨巴眨巴地朝二人看过来的孩子们,说道:“你来管他们啊?”

    林欢闻言讪讪一笑,对于这个比自己大了六岁,已经将自己摸得透透的青梅竹马,他确实是没什么办法,于是果断转头对院长说道:“院长爷爷,我觉得嘛,知识这东西,就算用不上,多听听,长长见识也是有益身心发展啊!”

    先前被林欢问住,仿佛泫然欲泣的院长轻咳一声,继续开始了讲课:“咳咳,这本书是传承自上一任院长的,教导我们人伦道德的经典巨著!遥想当年,你们院长我也是这起点孤儿院的一位孤儿……至今都未得人认领,也不知怎么地,糊里糊涂就——额,为了报答生我养我的孤儿院,院长我在成人之后毅然决然地回到了这里,回到了生我养我的起点孤儿院,成为了孤儿院的院长。”

    说着,孤儿院院长露出了微笑:“虽然彼此之间并无血缘关系,但我们毫无疑问是一家人,并不妨碍我们实行长幼之礼。就像上一任院长将这本书传承给了我一样,总有一天,我也会将这本书传给你们中的某一位。人类就是这样,薪火相传,为有限的生命延续出无限的未来的!”

    啪啪啪——赢曌月带头鼓起了掌,其他孩子们,包括个别和他俩不对付的孩子也有样学样鼓掌起来。

    唯独林欢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咕哝道:“传给某一位?按你这说法,不是在说我们总有人没人领养吗?”

    他的声音隐藏在了掌声中,并无人听到,除了站得最靠近的赢曌月之外。这如同故事中走出的人儿瞟了林欢一眼,目光稍稍有些黯然。

    以林欢成年人的心性和观察力,怎么不会察觉身旁人的异状?

    说实话,以赢曌月出众的容貌,早就应该被领养走了才是。时至今日却依旧待在这孤儿院,自然有着很深的理由。

    除了因由自身外貌出众,不得不谨慎选择养父母外,赢曌月还身患诡异的症状,相关的传闻传开之后,再无人提出要领养赢曌月的事情。

    赢曌月已经十二岁了,这个年龄基本不会再有人领养,再过两年,便不得不离开孤儿院,一个人外出闯荡。不过实际上会被领养的,孤儿院十几个孩子,一年也不见得能有一个。只有极少数身具武道天赋的孩子,像是被捡漏一样带走。

    也不知怎么地,看着赢曌月,院长回忆起了捡到这个孩子到现在的一幕幕。曾经那个整天都一副举世皆敌表情的小家伙,现在也有了可以称之为羁绊的存在。

    他的目光瞥向林欢,想起那一天的画面,想到一个三岁孩童却有如此勇气和智慧,他心中有些感叹。

    就在他沉湎于回忆中时,室内忽然吹起了一阵轻柔的风。

    感觉到身上轻轻的力量,老院长有些疑惑,并猛然惊醒:“不对,我讲课前都会把门关上的啊!”

    他转头看去,一个丰神俊朗的年轻人牵着一个倾城绝世的女子踏入了这里。

    男子看着面容错愕的老院长,温和一笑道:“你好,请问……我可以带走这个孩子吗?”

    说着,男子伸手一指,孤儿院中的众人的目光顿时刷得投射了过去。

    林欢愣了愣,伸出食指指了指自己:“我?”

    他的心中隐隐有所明悟,只是在不确定之前,他没有将那个想法说出来。

    除了男子之外,他还注意到了那名美艳得不可方物的女子一刻不停的热切目光。

    这二人身上那难以形容的,只有身处于权势或富贵之家才能具有的气场让老院长的表情有些不自然,但他咕咚咽了口唾沫后,还是严肃道:“抱歉,两位,要领养孩子的话,必须在皇朝监察处确认身份清白,具备领养孩子的权力,不然……我是不会把孩子随便就交出去的!”

    男子闻言,笑得更加温柔了,看着老院长的目光带着欣赏,他点了点头,抛出了一卷材质一看就是某种动物毛皮的文书:“老人家,请看。”

    “这是……”

    老院长摊开了长卷的文书,而后瞪大了眼睛,他带着不敢置信的目光在二人和林欢脸上来回瞟,嘴唇不禁颤动了一下:“你们,这是……林家的家徽!?”

    林家?

    林欢眉头一掀,若说到林家的名门,生活在大夏皇朝的人们第一时间能想到的自然便是那中州四家之一的林家。

    只是……这可能吗?中州距离这里怎么都得有十万八千里吧,到底是怎么才能把孩子落下这么远啊?

    林欢第一时间就明白了来人的来意,能一眼相中自己自然是看过照片的——是的,照片,除了武道之外,这个世界的科技也是蓬勃发展,虽然发展路线略有不同,但至少相机、电视机之类的器械已经面世。

    除此之外,他们手上还拿出能让老院长都震惊不已的文书,一看就是有备而来!说不定都提前十天半月做好了准备。

    所以……这,很有可能是真的咯?他们,真的是我这一世的父母?

    我不是孤儿?

    “那个……”

    林欢深吸了口气,明明两世加起来都是三十岁的人了,想到面前的二人就是自己的父母,突然有些紧张起来。

    “欢儿,别紧张。”

    一旁的美艳少妇早就注意到了林欢的面色,看到他有些嗫嚅局促的样子,只是眼前一晃就来到了林欢身前,她蹲下了身,用哀怜的目光看着林欢,并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轻声道:“我们就是你的亲生父母哦。这段时间以来,让你一个人,一定十分寂寞吧?没有尽到为人父母的责任,事到如今也不能哀求你的原谅,但是……你可以相信我们,给我们一个弥补你的机会吗?”

    少妇忍不住握住了林欢的小手,用希冀的目光看着他,而这个时候,那个带着些书卷气的年轻人也悄悄将目光瞥了过来。

    即便是第一次见面,他们依旧感觉到了那融于血液之中的联系。那是基因层次的羁绊,血的宿命!

    林欢的呼吸不自然地急促了起来,他迎着少妇的目光,大脑就像宕机了似的,也不经多想,鬼使神差般点了点头:“嗯。”

    几乎是林欢点头的同时——

    “叮——恭喜宿主获得爹妈一对。”

    “绝世废柴养成系统已启动。”

    林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