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少爷?”

    耳边传来充满温柔而富有磁性的嗓音,林欢揉了揉眼睛,打了个哈欠坐了起来。

    转头一看,却是一个生面孔。

    一个有着一头亮丽的金色中长发,湛蓝眼眸,穿着洁白女仆服饰的青葱少女。

    “?”

    林欢还有些睡意,迷糊地看着她。

    对方看出了林欢的疑惑,手指轻捻花边裙摆,躬身道:“我是服侍小少爷你日常起居的女仆伊蕾。”

    说完此句,她眨了眨眼睛,笑道:“林欢少爷,可以起来了吗?童管家在门外已经等候多时了。”

    林欢眼中的迷糊这才缓缓散去,然后心中闪过一个念头。

    “不愧是童叔,这么懂的吗?竟然默默地守在门外,让金发碧眼的天使般的女仆来叫我起床!”

    这一刻,林欢很想给童叔一个大拇指,然后咧嘴唤一声“NICE~”。

    不过他看了眼墙壁上的时钟,距离谢酒歌说的时间已经没有多久,于是赶紧从床上爬了起来。

    他偷偷叫出了系统,瞥了眼收益,然而并没有任何所得。

    “系统——”

    没等林欢问出疑惑,系统的声音已经响起:“长途跋涉后在宴会前小憩一会儿,宿主的行为算不上摸鱼、玩物丧志,请宿主更加用心摸鱼,谢谢您的配合。”

    “啧。”

    暗自砸了砸嘴,林欢没有再细琢磨系统福利的下限,刚朝门口迈出两步,忽然想起了什么似的,回头朝伊蕾问道:“对了,明天也是你叫我起来吗?”

    伊蕾诧异了一下,秀气的脸上绽放如花般娇艳的笑容:“如果这是您的希望的话。”

    ……

    不多时,林欢被童叔带着上了一辆他看不出品牌的轿车,在约莫十五分钟后抵达了晚宴的会场。

    下了车,林欢不由问道:“说起来童叔,你应该也是一个厉害的武者吧?”

    童叔微笑回答:“厉害谈不上,老仆太过年迈了,现在甚至已经不是小姐的对手了。恐怕也是这样,小姐才会派我来保护小少爷您的安全吧?”

    说着,童叔摇了摇头。

    林欢的目光闪烁。听童叔这话,看样子他是很久以前就服侍在自家老妈左右的?而不是老爸那边的?只听过陪嫁丫鬟,倒是没听说过陪嫁管家的。这倒是有些稀奇,看来里面还有些故事啊。

    不过这不是林欢这次想探究的问题。

    他又问:“既然如此……童叔,为什么你不直接带我来这里,比起小汽车,如果你带我过来,说不定更快吧?”

    林欢想起了自家父亲牵着自己小手风驰电掣的画面,那速度,那平稳,不比什么汽车更爽?

    童叔轻轻点头,道:“单论速度,确实如此。”

    可很快,他又摇头失笑道:“可是小少爷,如果老仆我带着你直接小跑着过来,而其他人要么御物而来,要么御兽而来,却是有失体面。而且,坐小汽车,也会显得我们不那么张扬。小少爷您虽然是林柏寒先生和小姐的独子,能够被寻回林家是一件值得上下欢庆的事情,但若是太过张扬,好事有时候也会变成坏事。”

    “童叔这是在教我为人处世的道理啊。”

    林欢听了,兀自点了点头,一副十分乖巧的样子。

    童叔见此,忍不住笑了,他站在了林欢身旁,说道:“小少爷,请您走在前头。”

    林欢于是不再多说,点了点头,迈步朝前走去。

    此时陆陆续续有着装正式的一对对男女踏入晚宴会场之中,当他们看到这一个人沉着地踏入会场的小男孩都露出了惊奇的目光,而当这目光在略过站在男孩身后的童叔时,又变成了敬畏。

    如此年龄,又有那位夫人最信赖的管家护持左右,对方的身份已经不言而喻。

    只是……那两夫妇就这么放心这孩子?竟然就让他一个人独自走在前头?

    而在暗处,这对夫妻二人都用着“望远术”偷偷观望着林欢的仪态。

    “我就说了吧,这小子没问题的。不愧是我的儿子,比起那些在三四岁就经历过精英教育的孩子一点都不差~”

    听着林柏寒这番话语,谢酒歌皱着的眉头还是没有松懈开。

    她说道:“孩子今天才回来,你就打算锻炼他?有你这么做父母的吗?”

    “咳……”

    被谢酒歌这么一说,新手爸爸林柏寒脸上闪过一丝尴尬之色:“这毕竟都是他以后必然要经历的,早点让他熟悉了,没有坏处……唉,算了,麻烦的家伙来了,我们赶紧进去吧。”

    说着,二人如同一对神仙眷侣般,飘然进入了会场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