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是充满希望的一天。”

    林欢突然发出这样的感慨,无事一身轻,可突然之间又不知道该干些什么才好。

    思考着,林欢唉了一声,枕到了伊蕾那被白色丝绸包裹着的丰润大腿上,露出一副忧国忧民的表情来。

    “少、少爷?”伊蕾为林欢突然的动作楞了一下,然后苦笑着说道:“刚吃完饭就躺下对胃不好哦。”

    林欢并不起来,眨巴着眼睛问道:“伊蕾,你知道我爸妈平时没事的时候都干什么吗?”

    以林父林母的身份地位,自然是不必劳碌打工的了,那他们平时都干什么呢?林欢有些好奇。不仅仅是好奇自家父母的生活习惯,也是好奇这些时间充裕的人上人的生活到底是怎么一副模样?

    被林欢这么一问,伊蕾也是忘记追究林欢让自己膝枕一事,她食指抵着下巴,回忆道:“夫人平常总是把自己关在屋子里,没有她的命令,哪怕是老爷也不敢随意进去打扰,所以我们也不是很清楚。至于老爷的话,现在这个时间,应该在院子里练剑吧?”

    “练剑?”

    林欢眼睛一亮,很有精神地坐了起来。

    伊蕾见状忍不住一笑,道:“少爷感兴趣的话,可以让童叔带您过去看看。”

    来了兴趣的林欢点了点头,在和守在门外的童叔打了个招呼后,一同下了楼,来到了庭院之中。

    一来到庭院里,林欢便发现那只被林柏寒亲昵地称呼为焰火的火鸾不见了踪影,只有穿着宽松白衫的年轻人在庭园之中进行着剑舞。

    每当林柏寒手中长剑舞动,院中的落叶也就随风起舞,并没有什么毁天灭地的破坏力和炫酷的特效,不过是平平淡淡的简单之至的剑招,只是这一挥一舞之间都暗合自然。诺大庭院之中,不闻剑舞之声,只有清风扫落叶的唰唰清吟。

    清晨的这幅画面映入眼中,令林欢真觉得眼前之人如同一个出尘剑仙。

    然后下一秒,只见林柏寒微微一笑,扬剑一指,无数的落叶整齐划一地进入了垃圾桶中。

    “搞定~今天的扫除也结束了!”

    林柏寒心满意足地随手一招,手中轻灵的长剑清吟一声被他卷入袖中,而后他一步走到了庭院靠墙一侧的冰箱之前,打开冰箱,拿出了一罐红色铁皮罐装的饮料,哐的一声拉开拉环后,瓶口响起了嗤嗤的气泡声,林柏寒可不忍让这第一口气浪费,于是咕噜咕噜地豪饮起来。

    “哈~~~”

    爽快地饮入大半瓶后,林柏寒随手一挑,原本凹陷下去的拉环轻轻弹起,重新严缝密合。

    “清晨打扫完院子,再来一口可爽可乐,这滋味,真是给个神仙也不换啊!”

    他感叹了一句,将重新封装的剩余半瓶罐装可乐返回了冰箱之后,这才转过头,朝林欢招了招手:“儿子,起这么早是要和老爸一起打扫院子吗,不过这次我已经打扫完了,下次一定提前叫你起来啊。”

    “……”

    如果用一个词语形容林欢此刻的心情,那便是无力吐槽。

    前一刻还是飘飘欲仙的出尘谪仙人,下一刻就用那可以沟通自然般的飘逸剑法来打扫落叶,这也就罢了,打扫完之后还早有准备地来了一口肥宅快乐水……这也就罢了,把拉环重新挑回去又是什么神奇操作???

    做个人吧!?

    心里是这么想的,林欢却果断回绝道:“不了,老爹你还是一个人吧。”

    “额,哦……”

    林柏寒看起来有点失落的样子。

    一旁的童叔适时插话道:“林先生,小少爷今天过来找您,是对您的剑术感兴趣。”

    “哦~?”

    林柏寒的眼睛亮了起来,他笑嘻嘻地走了过来,拍了拍林欢的肩膀,问道:“小家伙,想学剑啊?”

    林欢回忆着刚才林柏寒舞剑时帅气的模样,眼中透露出一丝神往,道:“有点兴趣!”

    儿子想学,做父亲的自然是欣然应允,挑了把轻重大小都十分适宜,一看就是早早准备好的软木剑,教学便开始了。

    然后,一个早上就这样悄然过去了。

    看着林欢依旧歪歪扭扭的动作,林柏寒额头流下了一滴难以察觉的细汗。

    林柏寒是怎样的人?十几年前,在那些曾和他对敌过的高手眼中,可是一个可以连战十位宗师不留一滴汗的无情剑客……然而此刻的林柏寒却如同见到了最可怕的敌人一般,流汗了。

    “这,这不应该啊?云龙那小子六岁的时候,我明明就是随便说了两句,十五分钟就起码有个样子了?为啥现在我手把手教了一个早上,林欢还是一开始那幅吊样???”

    林柏寒有些怀疑人生了。

    而像个石柱般在一旁杵了一早上的童叔又适时咳嗽了一声,道:“林先生,我觉得在教小少爷剑术之前,可以先教导修炼的功法。等待小少爷身体素质提升上去了,再学习杀戮之术也为时不晚。”

    林柏寒哪里不知道这是童叔给自己台阶下,当即认真地点了点头,认同道:“嗯,欢儿,你童叔说的有道理。工欲兴其事必先利其器,练剑练剑,没有一个好身体,不懂得最基础的发力技巧,这样练也没有效率。这样吧,你先和你童叔学上一段时间,在打基础上,童叔的教学水平可比我高了不止一个层次。等你童叔什么时候说你行了,再来找我。我下午还有点事情,就先走了。”

    说着,一溜烟跑没影了,只是怎么看都有点落荒而逃的意思。

    林欢则在原地无语望苍天了十五秒钟。

    “不会是我天赋……或者说悟性稀烂吧?不会吧不会吧?恩恩,被其他人那么高评价的老爹都这么说了,这一定就是事实了。”

    林欢很快让自己接受了林柏寒的说法,朝童叔投去了期望的目光。

    迎着林欢的目光,童叔忍不住露出了笑容:“呵呵,在进行一开始的修炼之前,小少爷,你知道修炼的境界是如何划分的吗?”

    林欢的眼睛亮了起来。

    电视中的那些武者对一般人而言太过遥远,寻常人只会大概知道哪些武者比较出名之类的问题,想要了解这些细节的事情基本无门。

    也是因此,时至今日,他都不清楚所谓修炼境界。